冷冻卵子

7斤7两,男孩!大陆首例试管婴儿也代怀孕生子了

  “生了,男孩!”昨天(4月15日)早上8时34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一声婴儿啼哭,又一个小生命降生了。他的妈妈,是我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郑萌珠。他也是我国大陆首个由试管婴儿分娩的“试管婴儿二代宝宝”。

  31年前,我国大陆首个试管婴儿降生

  时光倒回30多年前,甘肃礼县盐官镇的郑桂珍由于双侧输卵管不通,婚后多年不孕。

  虽然已38岁,但郑桂珍还是梦想着当妈妈。有一天,郑桂珍从广播里听说北京的医院里在做试管婴儿的研究,能帮助她这种输卵管不通的患者怀上宝宝。虽然不知道什么叫“试管婴儿”,但郑桂珍夫妇还是辗转找到北医三院教授张丽珠,决定试一试。

  接诊后,张丽珠提出一个大胆想法:开腹取卵。当时的条件,现在看来,简直不敢想象——全院只有一根取卵针,针头钝了就拿到钟表铺磨一磨;没有专业的保温设备,就把存放卵泡液的试管装在保温杯里;没有培养液,就自己照着方子配……

  即便如此,张丽珠团队依然成功地找到卵子,并顺利完成体外受精。受精卵开始分裂,张丽珠用一根特制的塑料管将受精卵植入郑桂珍子宫内。7周后,胎儿原始心脏有力地搏动,临床妊娠成功。

  1988年3月10日,张丽珠成功接生一个小女婴,这就是我国首例试管婴儿。

  开心的郑桂珍,给孩子取名“萌珠”。“萌”取萌芽之意,“珠”则是取自张丽珠教授的名字,感谢她赋予孩子生命。

  长大成人,投身生殖医学

  特殊的身份,让郑萌珠得到了更多关注,她的照片挂在医院里,她的故事被写入教科书……

  郑萌珠并没觉得自己特殊,“我和大家一样,也得吃饭、生活、学习、恋爱、成家,就是一个普通人。”

  但郑萌珠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于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有一份责任,“上天选择了我,我也得去帮助其他人。”

  郑萌珠大学毕业后,回到北医三院工作,成为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工作人员,从事病案管理工作。“整理生殖医学数据,也是在帮助和妈妈情况差不多的人。”郑萌珠说。

  在生殖医学中心,不少患者都心情焦虑,郑萌珠常常送去安慰;还经常有患者认出她,甚至有患者会要求挂“郑萌珠”的号……“那些患者是把我当成了一种坚持下去的希望。”郑萌珠说。

  郑萌珠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当初别人帮助了我们一家,现在我又能再去帮助别人,这也是一种传承吧。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希望我的宝宝健康成长”

  由于代怀孕后期胎位不正,郑萌珠接受剖宫产手术。

  昨天8时34分,郑萌珠成功分娩健康婴儿,这在中国辅助生殖技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孩子身长52厘米,体重3850克。手术室外,萌珠的妈妈郑桂珍激动得泣不成声。因为萌珠代怀孕后害喜严重,又馋老家的饭菜,郑桂珍几个月前就从老家来到了北京。

  “现在还感觉晕乎乎的,像做梦似的。”老人说,心里五味杂陈,高兴、感动还混杂着心疼,她不断喃喃自语,“时间过得真快,萌珠终于也有自己的孩子了……”

  在北医三院故地重游,老人很感慨,总是不断感叹医院的变化太大了。郑桂珍正琢磨着小孙子的名字,“每个人都要有知识,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想给孩子取个平凡又能勉励他的名字,又希望能把恩人张丽珠的名字放进去,左思右想,还没个结论。”

  术后回到产科病房后,郑萌珠躺在床上,偏着头就能看到身侧躺在小床里安睡的宝宝。“好神奇的感觉,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了。她激动地说:“感觉我好能耐啊!孩子挺白净的,也挺饱满的,看着这么多人关心她、关注她,我觉得特别幸福。”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经历了代怀孕生子,才体会到我妈当年怀我有多不容易。”郑萌珠告诉记者,妈妈当年为了生她曾经挨了两刀。一刀是取卵时落在卵巢上,一刀是剖腹产。

  “希望孩子能健康快乐长大,奋斗到哪儿是哪儿,做个平凡的普通人就好。”郑萌珠说。

  “感恩奶奶,还有所有的亲人”

  郑萌珠的手机里,存着一张经典的照片——穿着白大褂的张丽珠教授抱着刚出生的郑萌珠,一脸慈祥。

  “很想念奶奶。”郑萌珠一直叫张丽珠奶奶,她告诉记者,自己小时候虽然在甘肃长大,但一直和奶奶保持联系,每年她过周岁生日时,都会给奶奶寄一张照片。偶尔她们一家也会被邀请到北京参加活动,每次,奶奶都会关心地问郑萌珠,“学习怎么样”“胖了,该减肥了”……

  奶奶生病后期,人躺在床上,意识已经不是很清楚。有一次萌珠去探望奶奶,还没走到床前,奶奶一眼认出了她。郑萌珠一想起这个瞬间,眼圈就红了。

  奶奶离开后,萌珠很长一段时间情绪都不好,有时哭起来就停不下来,“跟自己的亲人离别,真的很舍不得……”

  提起张丽珠,郑桂珍也流下眼泪,“张丽珠教授她们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没有他们就没有萌珠,更不会有今天的小孙子。张教授她们都是特别善良的人,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件事儿,这些年,却连一个瓜子都没要过我们的。”

  在北京,郑萌珠还有很多“亲人”。昨天,当年见证郑桂珍代怀孕生产的医生刘平就守在手术室外。

  刘平,也是张丽珠教授的学生,她亲历了萌珠的降生,也见证了我国试管婴儿技术的发展历程。

  “我依然记得那时候萌珠的爸妈多么努力地想要一个孩子。现在他们如愿当上了爷爷奶奶,这对他们家庭来说是最值得高兴的事。”刘平说。

  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居世界领先水平

  31年前,郑萌珠的出生,开启了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的新征程。

  此后,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又诞生了首例配子输卵管移植试管婴儿、冻融胚胎试管婴儿。2006年,国内首例三冻(冻卵、冻精子、冻胚胎)试管婴儿在北医三院出生。

  2014年,世界首例MALBAC宝宝也在北医三院诞生。这标志着我国胚胎植入前遗传诊断技术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宝宝的诞生见证了我们辅助生殖技术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过程。“试管婴儿二代宝宝”的出生,证实了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的安全性。

  乔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每年新出生的孩子里,利用试管婴儿等辅助生殖技术的已经占到出生人口的1%至2%,试管婴儿的下一代是否健康,是否能够正常的代怀孕、分娩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问题。所以,萌珠的健康分娩对中华民族和辅助生殖技术的安全性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代表意义。萌珠的宝宝健康出生,打消了一些人对于试管婴儿的顾虑。

  她介绍,目前我国的辅助生殖技术除了帮不孕的女性患者之外,同时还能帮助到一些男性,过去认为没有这个生殖能力的男性,现在只要能有精子,不管多少,只要是没有遗传病的情况下都能解决。对于有遗传病的情况,我们现有技术也能够通过筛选,阻断遗传病在家庭的传播。

  如今,各地生殖医学中心纷纷成立,辅助生殖技术推广至全国范围。从解决“生不出”难题,到致力于化解“生不好”的困扰,我国现代辅助生殖技术不断升级换代。

  目前,全国具有资质能够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的医疗机构已经超过450家,其中能够开展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医疗机构350家,能够开展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的医疗机构已超40家,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从业人员已达上万人。中国辅助生殖技术临床妊娠率约为40%,活婴分娩率达到30%~35%。

  数据显示,我国每年试管婴儿数量逾20万例次,成为世界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第一大国。

  如今,辅助生殖技术更进一步。在新的基因检测技术帮助下,目前我国已有几百种遗传病可以通过植入前遗传学诊断进行明确的筛选,选出一个健康的胚胎,避免将父母带病基因遗传给下一代。换句话说,父母有遗传病,也能生出健康娃。

  来源:北京日报、北医三院

7斤7两,男孩!大陆首例试管婴儿也代怀孕生子了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二世速报试管婴儿网